您现在位置:南法在线 > 新闻 > 资讯现场 > 正文

实名举报河南许昌市鸿洋生化实业有限公司朱红生家族黑恶势力团伙赖我工程款 十年之久

2018-09-08 11:16:05    来源:南法在线     阅读()次    评论:0

我叫张景宇是一名建筑商,2007年3月份,朱红生诱骗我垫资为他建厂。我承包建设的工程项目为朱红生现在企业的一栋3800多方的车间,一栋3600多方的办公楼,以及其它附属工程总价款项560余万元。十年共支付我建设款190万元并骗取我62万,其余460万全部赖账。

\

2008年7月份,我再次向他要账时,在他企业大门口,他驾车向我急驶来,喊着要撞死我,这时我猛闪躲到路边才躲过这一灾难。

2008年6月21日上午10点左右,我在朱红生厂门口,碰到朱红生并上前去要求算账付工程款,朱红生直接指示朱文来带领多人将我毒打一顿后将我抬出门外,并威胁我不要报警。

\

历经10年的讨债艰辛过程至今分文没有得到,并且朱红生几次指挥雇佣的黑社会打手几十人打我的老婆2008年9月1日由于家里民工要钱逼得没办法我老婆再次前往朱红生处要工程款,因欠张振宁,李宝停工程款多,他俩也跟着去了,朱红生一看就来气了,当时就指挥手下将我老婆赵凤仙大打一顿,推出门外,后来我赶到把我老婆送进医院,再后来还有几次派出所警察出警不让我和老婆回家,说我们扰乱他们正常生产,我们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有苦没处诉。

我兄弟张振清,年龄51岁,在我当年朱红生厂区建设工地搞管理工作,由于工资发不下来,他们一家要生活,要生存说了难听的话,在检查质量时,朱红生指挥他儿子朱文来和他的老表叫杜红伟,上去就是拳打脚踏一阵毒暴打之后,两人架着张振清的胳膊扔出门外,并声嘶力竭威胁到,你们不能报案,报案不也没用。

\

我干的整体工程完毕后,他将所有工程手续造假完善后,抵押给银行贷款5000万元,用于高息放贷、套路圈贷。这些年朱红生家族涉黑团伙非法经营,高息放贷达上亿元,并长期雇佣刑满释放的人员几十人。朱红生并雇用师爷冉晓东、刘玉豪等为黑恶势力得力干将。在许昌盘踞作恶长达10之久。

从2008年我给他干完工程至今已有十年,这十年来,我一直在讨债的路上,并在许昌经济开发区政府、公安、许昌市魏都区法院、市中级法院、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向省高院最高法院申诉、全国信访局等部门,逐级多次上访,均无结果。在社会主义法制国家的今天,我这种弱势群体将一生的资金都垫资到朱红生的企业建设中,截止今天任何讲理的地方也没有找到,以此我换来了全家支离破粹,精神极度崩溃的结果。我与妻子因此事曾经多次想到自杀。

\

2007年朱红生假借招商引资入住许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注册成立许昌鸿洋生化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合法公司背后实际暗藏着极大的黑恶势力组织。朱红生企业以生产草酸稀释清洗头发的化工药水为主,后又注册多家空壳公司骗贷到手后用于套取国家、银行资金,用于放高利贷攫取非法暴力,从此开始了坑蒙拐骗;贿赂腐蚀干部,银行骗贷、高息转贷,套路贷,雇佣圈养刑满释放人员,社会地皮充当打手,偷税漏税、暴力逼债,指挥聚众打砸抢,以风险代理方式聘请律师,重金聘用公,检,法,等政府部门亲属当顾问,譬如朱红生黑恶团伙高薪聘用许昌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郭保金的小舅子宋子杰担任鸿洋生化公司项目主管,作为其非法经营的护身符。郭宝金就是朱红生的底层保护伞.朱红生黑恶势力团伙经常惯用录音、拍隐形视频的手段,胁迫曾经贿赂的干部,以达到自己攫取暴利的任何目的。

试问?朱红生团伙为何敢在今天全国反腐打黑风暴的党中央决策下疯狂嚣张,无非就是从2008年起通过高息放贷,坑蒙拐骗,招摇哄骗等卑劣手段获得的巨额资金,再用重金筑起了层层固如金汤的保护伞。

举报人: 张景宇

2018年9月6日

来源:http://yjbh.net/wap/gngnzx/16462.html?from=timeline

声明:本网转载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键字:许昌市 之久 工程款
编辑:牟财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