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南法在线 > 新闻 > 环球视点 > 正文

1.3亿募集资金逾期未还 当代东方为何4000万转让价值5亿子公司股权

2018-11-04 14:13:31    来源:财经网     阅读()次    评论:0

作者:张春楠 温梦华

10月27日,当代东方公告称,公司将所持控股子公司霍尔果斯耀世星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耀世星辉”)全部51%的股权转让给耀世星辉原管理层。结合耀世星辉最新的财务状况以及市场整体情况,经交易双方协商,最终确定本次股权转让价款总额为3939.18万元。耀世星辉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公告发现,耀世星辉仅在2017年就为当代东方贡献了3669万元的投资利润,贡献了上市公司当年超过三成的净利润。据耀世星辉官方微信报道,耀世星辉在今年4月完成了超过2亿元的A轮融资,投前估值已达10亿元,按此计算,耀世星辉51%股权的价值应该超过5亿元。

上市公司出售资产或为缓解已经“迫在眉睫”的现金流压力。当代东方同日的公告称公司去年从募集资金拿出用来补充流动资金的1.3亿元暂时无法偿还,而且目前公司仍有8000万元的逾期借款没有偿还。“导致目前公司流动资金紧张。而公司出售资产进展缓慢,无法及时回收现金流。”公司表示。

当代东方10月31日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当代东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67.29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约516.23 %。截至10月31日收盘,当代东方报收5.09元/股,总市值40.3亿元。

出售资产或为缓解资金紧张?

公开资料显示,耀世星辉成立于2016年,主营业务为时尚类综艺节目的策划、制作与发行,以及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短视频制作、品牌营销。当代东方在2017年年报中表示,子公司耀世星辉的“悦系列”综艺栏目、自制短视频为载体,与河北卫视、浙江卫视、安徽卫视等电视台就口播广告、硬广、线下活动、栏目冠名、特约广告、专题广告等形式开展广告业务,积累广告业务资源。

2017年1月,当代东方以自有资金出资255万元收购耀世星辉51%股权。公司称目的是为了加强在综艺节目、电视剧投资制作等内容端的资源储备及布局。

而耀世星辉表现也不负上市公司期望。2017年耀世星辉的营收达到1.94亿元,净利润达到7194万元。当代东方年报显示,耀世星辉在2017年为当代东方贡献了3669万元的投资收益,当年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1.09亿元。每经记者据此计算,耀世星辉在当年为公司贡献了超过三成的净利润。

今年4月,耀世星辉拟进行A轮融资。耀世星辉官方微信发文称,本轮融资由中汇金集团、中盛京华、银纪资产联合投资,根据此次A轮增资扩股耀世星辉投前估值已达10亿。按此计算,耀世星辉51%股权的价值应该超过5亿元。

那么,如今4000万元转让51%股权,当代东方为什么要这么做?当代东方总裁助理李泽清表示:“这个问题我不方便回答你。”

相关公告显示,上述投资方合计投资2.1亿元,认购耀世星辉新增的105万元注册资本,当代东方放弃本次增资的优先认购权。此次增资扩股及激励股权转让完成后,当代东方所持耀世星辉股权将由51%下降至39.62%。如果当代东方不放弃优先认购权且维持51%的持股比例,那么所需出资的金额为1.071亿元人民币。

不过,此次转让股权前,当代东方称由于各投资方就上述投资协议及补充协议已支付投资款比例未达20%,且激励股权的行使条件也未满足,故截至2018年10月27日,当代东方持有的耀世星辉股权比例仍为51%。

对于出售耀世星辉的原因,公司表示有助于提高公司资金流动性,精简公司业务板块,集中力量做强影视渠道运营和内容投资的主业,有利于公司在当下市场波动期增强抗风险能力。

目前公司也在公告中坦承流动资金紧张。2017年10月26日,当代东方审议同意公司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1.3亿元暂时补充流动资金,主要为偿还短期向股东单位及子公司的借款、与子公司往来款及对外投资,期限自该次董事会决议通过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

如今12月期限已到,鉴于公司目前的经营情况和财务状况,当代东方未能将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1.3亿元归还至募集资金专户。

同时,截至公告日,公司还有8000万元的逾期借款没有偿还,逾期借款利息达88万元。

公司解释称2018年初起,由于注册地(霍尔果斯)财税政策调整,公司部分子公司受到了限开发票、停开发票等暂时性政策的影响,无法及时向客户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导致部分收入暂时无法回款。而因为行业情况,导致目前公司流动资金紧张。公司出售资产进展缓慢,无法及时回收现金流。

对于上述一系列情况,每经记者询问李泽清,对方称:“以公告为准,其他不便多说。”随后记者多次拨打当代东方董秘办电话,均未接通。

每经记者查阅年报发现,当代东方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已经多年为负。当代东方2015年、2016年、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90亿元、-9411.84万元、-4.66亿元,2018年上半年为115.59万元。对此,当代东方在2017年年报中称经营活动现金流产生重大变动的原因主要是本报告期公司主营业务规模的扩张、采购额增加导致支付的业务资金增加。

第一大股东股权全部被司法冻结

事实上,近来,当代东方不仅流动资金紧张,其背后的第一大股东也深陷纠纷和股权被冻结的困局。

8月底第一大股东所持部分股权被冻结尚未有最新进展,日前,当代东方再次遇上第一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截至10月17日,当代文化持有公司股份22.18%,其中处于被司法冻结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2.18%,处于司法轮候冻结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0.50%。当代集团持有公司股份 10.79%,处于被司法冻结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0.79%。先锋亚太持有公司股份1.87%,其中处于被司法冻结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29%。

每经影视记者根据上述公告计算,截至10月17日,当代东方第一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当代东方33.26%的股权均被冻结。此外,当代文化、当代集团、先锋亚太持有的当代东方的股份已全部质押。

对于第一大股东股份被冻结以及全部质押背后是否与上市公司现金流紧张有关?李泽清没有正面回答每经记者。

梳理当代东方公告发现,此次冻结主要原因有两个,分别为:西藏信托有限公司与当代文化、当代集团存在合同纠纷,以及自然人姜玮彦与北京先锋亚太投资有限公司存在合同纠纷。

当代东方2018年半年报曾提到,自2017年11月10日至2018年1月10日,当代文化依据增持计划通过“西藏信托·莱沃2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累计增持公司股份126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94%,累计交易金额为1.95亿元。2018年8月,基于自身资金安排,“西藏信托·莱沃2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通过集合竞价方式减持完毕上述股份。

上述原因中谈及的合同纠纷究竟是什么?是否与西藏信托·莱沃2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有关呢?

每经记者分别致电当代文化、当代集团、先锋亚太,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而李泽清也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以公告为准。

每经记者也曾致电西藏信托有限公司欲了解详细情况,对方称“现在没处理好,不方便接受采访”。在记者问及该合同纠纷是否与“当代文化通过西藏信托增持当代东方股份”有关时,对方也表示不方便说。

当代东方在公告中称“本次第一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事项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无直接影响。”

那么,对公司正在进行的重大资产重组是否有影响呢?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罗智愉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谈到:“有可能影响。不过还是要看具体情况。因为第一大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那么第一大股东被冻结的那部分股权不能置换也没办法出让。因为司法程序在先,股份被冻结后不能做股份的相应安排。”

罗智愉进一步解释称:“如果是花钱购买资产,不需要第一大股东的股权,这种情况下,第一大股东股权被冻结,是不影响企业去投资的。如果是股权置换类,比如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需要用到股东股权的情况下,才会产生影响,如果没有运用到股东的股权,那就不会有影响。”

声明:本网转载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键字:
编辑:圆圆
下一篇: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