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南法在线 > 热门 > 企业宣传 > 正文

唐山市迁西:22岁大学生感冒误诊为禽流感 “死于非命”

2017-10-18 16:12:25    来源:秦巴法制网     阅读()次    评论:0

迁西县人民医院“无禽流感诊断资质”深陷纠纷:至今八年赔偿未到位

http://www.nfzfxw.com/uploadfile/2017/1018/20171018040504647.png

本网讯(记者:牟才元、张漫):近日,记者接到举报,爆料人称:“唐山市迁西县人民医院将普通感冒误诊为禽流感,并对患者做无资质施行的腰穿刺手术,致使患者病情加重,从住院起,十天之内便离奇死亡。”这位爆料人自称为死者的父亲。

记者调查发现,事情真实发生在2009年的冬天。死者时建涛,生于1988年,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兴城镇田家村人,生前就读于天津师范大学法学系。2009年12月初患感冒,先后就诊于天津传染病医院和天津254医院,均被确诊为急性上呼吸道感染(感冒),医院分别给予口服药物和静点药物治疗。回迁西老家后,时建涛到当地诊所静点“头孢呋辛钠,双黄连”治疗两天,病情并无改善。

12月14日,时建涛去迁西县人民医院门诊检查,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给予口服静点药物治疗一天。时建涛回家后,体温下降后再次上升。15日再次去迁西县人民医院发热门诊检查,“以发热原因待查”收入院,并被怀疑为“禽流感”被传染科严格隔离。

16日在医院给时建涛做了腰穿刺手术后,身体出现多种疾病反应,17日医务人员抢救,用头孢治疗,时建涛全身出现过敏时间长达10个小时,随后病情开始加重,不能正常排尿并呼吸困难。18日时建涛转入唐山市工人医院,被诊断为胰腺炎和心肌炎,几天后死亡。

从时建涛住院起至死亡,从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到禽流感、再到脑炎,最后以胰腺炎、心肌炎死亡,短短几天,一个年轻生命消逝,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医院误诊:将普通感冒怀疑为禽流感

死者父亲时占君认为:“12月15日时建涛去迁西县人民医院检查时被怀疑为禽流感,发热原因待查并进行严格隔离的治疗行为属于医院的误诊。”时占君介绍:“时建涛曾被天津具有确诊禽流感资格的天津传染病医院和解放军254医院两所医院,都确诊为因感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并致高烧。时建涛住院之前同样被迁西县人民医院内科门诊诊断为因感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并致高烧,而非禽流感患者引起的高烧,院方也及时开具了治疗感冒和抗感染药物给予对症治疗,证明时建涛并非是禽流感的事实。”

记者了解到,唐山市卫生局发文明确规定迁西县、迁安县、丰润县等5县如果有不能确诊病因引起持续高烧患者都到唐山市工人医院进行排除禽流感疾病检查。死者时建涛入住的迁西县人民医院在无确诊为禽流感的无资质医院之列。而国务院对确诊禽流感规定,发热原因不能确定疾病要及时有专人、专车及时转送至确诊禽流感定点医院。时占君称:“从儿子被怀疑为禽流感严格隔离入院,到我们家属主动要求转入确诊禽流感定点医院(唐山工人医院),时间长达4天啊!”记者调查发现,时建涛高烧原因待查时间确实远远超出国务院卫生部关于禽流感确诊标准时间。

父亲时占君认为:“迁西县人民医院根本没有认真落实国家当时有关预防和确诊禽流感诊断标准,严重违反了党中央政策和卫生部门法律、法规,威胁了患者的生命健康。”

医院误治:做腰穿刺手术感染致使病情加重

时占君介绍:“迁西人民医院将时建涛因上呼吸道感染引起的高烧怀疑为脑炎。”根据死者家属提供的“消费清单”、“医生护士亲笔签名”、“详细时间记录医嘱单”中可以发现,院方分别于2009年12月16日和18日两天内对时建涛做了两次“腰穿刺手术”(腰穿刺手术,是获取脑脊液的通常途径。取脑脊椎液的目的是为了通过化验检查诊断患者是否有化脓性脑膜炎,病毒性脑炎,寄生虫,结核,蛛网膜下腔出血等神经系统疾病)。

家属回忆:“腰穿刺手术并没有在特定的手术室进行,而是在具有传染源的传染科病房非法进行。”当时家属在病房的玻璃窗外目睹了手术的全过程,家属称:“非法腰穿刺手术后,针管里不断有脑脊液流出,医护人员没有及时处理,导致脑脊液感染入侵脑神经等一系列神经系统疾病和各种综合征疾病发生。”因此死者家属认为:“医院非法手术,导致时建涛病情由简单的感冒上升为中枢神经感染。”

\

专家介绍,腰穿刺手术只有三甲医院才有资质做,像唐山迁西县级人民医院是没有医疗资质做这种的大型高风险的手术。

医院误治:做手术不经家属签字

死者家属称:“第一次腰穿刺手术并没有让当时神志清楚的患者签字,也没有让被隔离的家属签字。”在家属提供的消费清单上明确标明了腰穿刺手术的消费记录,证明确实做过腰穿刺手术。家属认为:“院方所做的手术没让我们签字,属于非法手术。”

医院误治:用头孢等药物不进行皮试致使全身过敏

死者家属称:“时建涛出现很多疾病反应后,院方医务人员对其进行抢救,在给其使用头孢他啶抗生素等药物后,时建涛出现全身过敏症状,长达10个多小时。”

家属认为:“当时医务人员因抢救匆忙,用药没有按照操作规程进行,给患者使用头孢类药物并没有皮试。”随后,院方针对过敏进行对症抢救,给时建涛分别两次注射苯海拉明(主要运用于急性重症过敏反应),未料时建涛本人的病情也进一步加剧。

在看到患者病情如此恶化后,家属要求转上级确诊禽流感医院。家属描述:“儿子离开院方医院时,身体插着导尿管,带着倒尿袋,口中含着吸氧管。”在死者家属提供的唐山工人医院急诊科门诊病历中也记录患者此时病情十分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

家属告诉记者:“时建涛转院时的情况非常危急,转入的工人医院也证明患者病情非常严重。”记者却发现,迁西县人民医院出院病历中却清楚记录患者二便正常、呼吸正常、未引出病理征等描述。

\

医院伪造病历,推卸致患者死亡责任

2009年12月,在儿子时建涛住院十天之内便离奇死亡,突如而来的噩耗让时占君一家陷入无尽的悲痛之中,父亲时占君清楚的记得那一幕:“躺在病床上靠氧气维持生命的时建涛,喉咙已是沙哑,他用尽所有的力气拉住爸爸的手说:‘我要投诉!帮我投诉!’”匆忙收拾妥当时建涛遗体后,父亲时占君坚定地走上了维权之路。

时占君向迁西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控告迁西县人民医院误诊误治致使时建涛死亡。2010年9月16日,唐山市医学会给出的鉴定书中认为:“医方在对患者的诊治、检查、处理即是合理,在医疗过程中未违反卫生管理法律法规、部门规章、诊疗护理规范、常规。无误诊、误治,医疗行为与患者死亡无因果关系。”得知鉴定结果的时占君向法院提出了撤诉,然而在时占君进一步分析医疗会的鉴定书时,发现医院提供的病历材料出现严重的造假情况。

心电图影像资料标注为50岁正常人的心电图

时占君认为:“院方为死者时建涛生前出具的心电图影像资料实属造假。”记者在时占君提供的院方出具影像资料中发现,心电图影像资料机打年龄是50岁正常人的心电图,却有手写的“时建涛”的名字,而当年,时建涛只有21岁,这是第一处问题;第二处,标注的时间是2009年9月16日,而时建涛是在12月14日住院,期间有将近3个月的时间差。很明显这份50岁正常人的心电图并不属于时建涛,但是院方为何要将这份心电图作为时建涛的病历交由医学会鉴定就不得而知了。

\

手写病历与机打病历记录相矛盾

时占君表示:“院方提供的病历中对患者初次意识记录与自己掌握的病历记录相矛盾。”记者在时提供的迁西县人民医院12月15日出具的机打首次病程记录诊断依据中,看到“神清、精神状态可”的描述;在院方向医学会提供的1月6日出具的转诊审批表中,却有手写“渐意识障碍入院”的字样。时间也对不上,时建涛是于12月18日转院,转诊审批表显示的时间确是1月6日。时占君觉得:“转诊审批表的内容和时间纯属虚构,院方的行为旨在逃避责任,隐瞒真相,将儿子转院时神志不清的状态归咎于时患者本人而非医院。”

记者在医学会给出的分析意见中发现,医学会认为院方确实存在失误:“医方在诊疗过程中,存在与家属沟通不到位,病历书写不及时、记录不完整等缺陷,建议医方加强管理。”另外关于医疗责任判定,医学会认为:“医疗行为与患者死亡无因果关系。”医学会提出的意见中出现模棱两可的描述,无因果关系不代表没有间接关系,医疗责任究竟该如何判定,还待更高级别的鉴定机构来鉴定。

死者家属:多年上访,院方考虑私下和解

时占君通过上访,让政府和相关部门相当重视这个案子,在政府从中调解下,迁西县人民医院也认识到了院方存在的一些问题并愿意私下协商,只是在实际谈判中,双方并未达成一致,一直保持着胶着状态。时占君认为:“儿子的死亡,医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院方打着医疗责任鉴定结果的旗号尽量减少自己的责任担当。”

时占君的丧子之痛疼了8年,历时八年之久的医疗纠纷始终无法尘埃落定,学生的离奇死亡、家属的坚持维权、医院的私下协商、医学会的模棱两可,孰是孰非还待较量。医疗责任究竟该如何判定,只有更权威的声音才能解死者家属的心头之火,才能救医院摆脱医疗纠纷的旋涡。还望相关方面的专家、权威人士做出更加准确的医疗责任判定,希望家属和院方能找到妥善的解决办法,让家属早日回归平静的生活。

来源:http://www.qbfzb.com/html/2017/fazhishidian_1018/822.html

声明:本网转载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键字:迁西 唐山市 禽流感
编辑:牟财源
下一篇: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