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南法在线 > 热门 > 报道资讯 > 正文

抄袭还是借鉴? 文化产业创新应扯下那块“遮羞布”

2018-04-19 14:41:49    来源:时代纪实网     阅读()次    评论:0

\

□实习记者 孙梦凡 □本社记者 王涵

4月2日,《绝地求生》的开发商蓝洞公司向美国加州地方法院提交版权诉讼书,起诉网易的两款吃鸡游戏(《荒野行动》和《终结者2》)侵犯了其知识产权。

蓝洞公司表示,PC版《绝地求生》游戏的可版权因素为游戏中独立的和整体的独创性表达,包括但不限于音频、画面、视听、游戏玩法安排和整体观感,认为网易的两款手游在总体外观、玩法、建筑、载具、武器、装备等方面对《绝地求生》构成侵权。

其实不仅仅是游戏产业,国内的综艺节目“抄袭”现象也不容乐观。

在近日举行的戛纳电视节上,国际IP保护协会Frapa点名我国综艺《偶像练习生》抄袭韩国原版《produce101》,相似度为88分,刷爆世界纪录,成为史上抄袭之最。

在游戏、综艺产业“抄袭”现象屡禁不止的今天,如何界定抄袭标准,如何突破当前我国娱乐产业“抄袭有余,原创不足”的困境,值得我们深思。

模仿风盛行创新力萎缩

纵观整个产业,网易《荒野行动》《终结者2》陷入侵权案其实仅是游戏行业的冰山一角,在此之前早已有多起游戏侵权案件被诉至法院。

2017年12月腾讯《地下城勇士》对上海恺英《阿拉德之怒》就商标和不正当竞争提起诉讼,目前在起诉阶段。

2017年7月,网易《梦幻西游》就著作权和不正当竞争起诉4399《仙语》胜诉,4399被判赔1500万元。

据统计,目前类似《绝地求生》的游戏,在市面上已经超过250个。

蓝洞公司热门游戏《绝地求生:大逃杀》(别名“吃鸡”),在中国出现数十个未获得授权的类似产品,游戏模仿与同质化现象严重。

而国内综艺行业,大多国内现在引进、抄袭的综艺,都是在韩国已经有相当成功的制作模式,在我国也有一定的知名度,这不仅减少了节目的市场风险,同时也能达到良好的传播效果。

此前《我是歌手》和《爸爸去哪儿》的试水成功也带给国内许多综艺制作人很大的“信心”,也造成现在我国综艺一味热衷于模仿国外综艺的现状。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拿来主义的原因,另一方面是高度市场化,利益主导的结果。游戏综艺行业都属于短平快的领域,尤其是游戏产品,更新换代快,生命力短,产值大,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低成本的抄袭行为便凸显出来。”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丛立先说。相较于创新原创,山寨抄袭一款成功的游戏、综艺节目,所需要的时间、人力成本很低。并且,即使被发现侵权而被起诉,最终被判的赔偿也可能远低于实际获利。目前,抄袭侵权最高的赔偿额是1500万元。

此外,“我国文化产业发展起步较晚,起点较低,行业本身存在不足。这也是文化创意产业出现抄袭行为的原因。”

“广泛的抄袭现象会导致文化创意产业创新的萎缩。”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低成本的抄袭行为会产生劣币驱除良币的效果,导致没有人愿意花费资本去创新,独创性的内容生产匮乏。“文化创意产业这样是发展不下去的,不能仅靠模仿,产业呼唤创新。”朱巍说。

专家:

法律保护思想表达,

不保护思想本身

在大谈游戏、综艺抄袭的今天,首先要冷静审视对“抄袭”这一词汇的习惯性表达。

“抄袭不是著作权法上的概念,是约定俗成的概念。”朱巍说,“模仿与借鉴,跟所谓的抄袭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游戏开发者在游戏中直接挪用他人程序,比如在游戏中建立的私服,完全拿到源代码之后进行复制,这是明显构成抄袭的行为,需要在刑事法律层面进行裁决。而模仿便很难界定,比如当下火热的‘吃鸡’游戏,多款游戏在创意、细节、上线时间等方面极为相似,但是否真正构成抄袭,需要复杂的法律程序认定。”

朱巍谈到,综艺与游戏产业极为脆弱,模仿与抄袭的边际界定复杂。抄袭更多的是道德层面的表述,如果上升到法律层面,需要实际证据来向法院认定。如果在诸如游戏设计、情节、画面、进度程度、人员等层面被判定为实质性相似,便在《著作权法》层面构成侵权。此外,对抄袭情况的具体认定非常复杂。一些手机游戏在开发之初会加入一些暗含的程序,以便在取证时作为对方抄袭的证据。但如果有强大的开发团队将游戏复制过来,自行开发,就很难直接界定是否为抄袭,需要对游戏各方面进行一帧一帧的比对,程序极为复杂。一旦真正构成抄袭,便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在实际维权过程中,只要构成《著作权法》的保护,均可进行维权。丛立先说:“我国的《著作权法》有完整的法律体系,第一层级是《著作权法》,第二层级是行政法规和条例,第三层级是可对侵权行为作出有效裁决的司法解释,第四层级是行政执法部门的部门规章。”而且我国加入了相关的国际公约,并转化为了国内立法,为维权作出法律保障。

有一个原则需要突出,“法律保护思想表达,不保护思想本身。”丛立先说,这是需要被厘清的事实。“抽象的思想不受法律保护,比如在游戏和综艺中体现出来的内核机制、理念、规则等。内核层面的东西,是属于人类知识产权领域中的公共智慧,具有强烈的公共属性,而法律保护的是思想的外在表达。”丛立先说,游戏、综艺行业均是如此。

文化创意产业急需破局

没有独创性谈不上是作品,抄袭只会挤压创新空间,只有拥有自身独创性,可以复制传播下去,才能实现文化创意产业的健康发展。

丛立先谈到,“在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上,一方面国家应该在产业政策上给予鼓励,比如税收减免、经济杠杆调控等措施,从宏观上支持产业的发展。另一方面,企业应注重自身的核心产权价值建设,树立品牌核心价值,建立自身优势资源,加强管理,从内部实现产品优质发展。对于大众来说,除了树立尊重知识产权的意识,还应逐渐转变自身的消费习惯和消费理念,建立文化消费的理念,助力文化产业的健康发展。”

“知识产权保护要更加严厉,要提高违法成本。”朱巍认为。现实中侵权方即使被起诉,最终被判的赔偿也可能远低于实际获利,“侵权者会坚持到最后一刻,要挣够最后一分钱。”以实践来看,有的侵权方山寨出来的游戏每月就可创造千万级的流水,但是侵权赔偿损失却很低。因此加大侵权的惩治力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侵权行为的发生。

2018年4月10日,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再次强调了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要完善执法力量,加大执法力度,把违法成本提上去,把法律威慑作用充分发挥出来。

“此外,对文化产业发展的要求,不能只考虑GDP,还要考虑公共利益和社会效益问题,在保证知识产权、保障青少年权益的前提下发展。低俗化、违法化、侵害青少年权益都是底线,不能触碰。”朱巍谈道。

原文链接:http://news.sdjsnews.com.cn/2018/shehui_0416/46098.html

声明:本网转载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键字:遮羞布 还是 产业
编辑:袁小小
下一篇: 最后一页